问道新能源汽车——全国政协“促进新能源汽车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1-23 03:07 字号:【

  “财政补贴指挥棒变化太快,每年都提升比能量。企业匆忙应对,难以保障安全技术开发验证的时间。”

  “能量密度和安全性的关系不是线性的。既要提升比能量,又要保证安全,实现两者平衡,这才考验水平!”

  11月9日,十三届全国政协召开第十四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围绕“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健康发展”议政建言。

  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作了主题发言,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介绍了相关情况,10位委员和2位专家作了发言,国家相关部委负责人与委员们进行了互动交流。

  为开好本次双周协商座谈会,此前,万钢带队,致公党中央与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组成调研组,赴北京、上海、浙江、广东等四省市调研,召开8场座谈会,与85位政府部门及企业家代表进行交流,实地走访企业19家,涉及不同所有制,涵盖上下游全产业链。

  1886年,德国机械工程师卡尔本茨发明了世界上第一辆汽车。70年后,中国第一辆量产汽车才在长春下线年,中国实现汽车产销量全球第一。

  新时代,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切换到高质量发展阶段,新能源汽车产业将承担什么新使命?

  2018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和保有量,均占据全球市场半壁江山。

  习总书记指出,发展新能源汽车是我国从汽车大国迈向汽车强国的必由之路。

  “新能源汽车产业正由导入期进入成长期。”万钢在主题发言中指出,进入新时代,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承担着带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新使命。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来说,政府与市场的作用,正发生微妙变化。这种变化,也将成为今后一段时期制定政策和市场决策的立足点。

  全国政协常委欧阳明高的判断是,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正处于从政策驱动为主向市场驱动为主的转型期。

  欧阳明高提供了一组数据:十八大以来的6年间,动力电池比能量(指单位质量/体积的器件可提供的能量)提升1倍以上,价格下降1倍多。其中,磷酸铁锂电池综合成本已接近铅酸电池。2017年,全球前十大电池厂商中,中国占7家,并向全球供货。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95%以上为自主研发。

  参加座谈的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传福也有类似判断,“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正从政策驱动向政策+市场双驱动加速转变。”

  市场主体实现优胜劣汰、技术向外扩散,是一个行业、一个产业进入市场驱动阶段的两个标志。

  “在国家扶优扶强政策引领下,好的车辆、电池、零部件供不应求,低端车辆、零部件则供大于求,优胜劣汰趋势已经非常明显。”王传福介绍说,物流、仓储、矿山、机场、港口等领域电动化趋势进一步凸显。

  “老百姓现在对品牌非常关注,优胜劣汰机制正在发挥作用。”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苏波说,但地方保护的问题依然存在。这几年四部委连续发了几个文件,就是为打破地方保护。

  “新能源汽车产业是我们从汽车大国走向强国的必由之路。强国怎么定义?”全国政协委员曾毓群说,德国、日本、美国是传统汽车强国,中国还不算传统汽车强国,为什么?虽然我们产销量全球第一,但没有真正的核心技术、核心品牌、高端汽车。

  对曾毓群的疑问,欧阳明高的解释是,引领潮流才是真的强!“我国手机、电脑虽然产销量高,但都不是我们率先引入。电动汽车不同,它是中国率先引入,而且国外都跟着我们的潮流走。这次是中国率先在全球成功引入大规模民用高科技消费品,这个趋势不可逆转。”

  全国政协委员胡军介绍说,与日韩欧美相比,在新能源汽车阵营中,我国燃料电池特别是氢燃料电池产业链明显落后。“比如,加氢站立项审批涉及国土、住建、规划等部门,缺乏统一明确审批流程。”

  胡军建议,进一步科学地分析燃料电池用氢的安全性,确定安全合理的氢管理模式。“我国燃料电池用氢依照危化品进行管控。在国外,大都将氢气作为一种新能源管理,加油站与加氢站建在一起。”

  “毫无疑问,氢能利用是能源产业发展重要方向。但它是新生事物,特别是氢燃料生产、储运、供销体系不完善。”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现场回应说,对这个领域的一些重大问题要加强研究。下一步,我们会不断完善政策。可以在一些有条件的地方开展示范,有序推进。

  科技部副部长黄卫也表示,需要加强氢燃料电池单项技术、整车技术的研发。同时,他进一步强调,未来的电动汽车,会出什么样的颠覆性技术,需要引起高度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竺延风以卡车为例说,汽车燃油消耗中,卡车占比超过了50%。但短期内,实现纯电动卡车产业化十分困难。

  “应积极推广应用混合动力卡车。”竺延风建议,对于采用混合动力技术、降低燃油油耗达到一定程度的卡车,纳入绿色节能卡车范围,从政策层面给予支持与鼓励;组织大型企业和典型用户,进行示范项目推广。同时,开展混合动力卡车节能与排放专题研究,尽快出台或完善混合动力卡车污染物排放、油耗、温室气体排放的技术标准,指导和规范行业行为,推进技术进步。

  “技术上没有问题。”王传福补充说,深圳今年、明年要把上万台重型卡车更换成电动的。

  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斌介绍说,生产与品牌分离,正成为造车新势力的新选择。“生产由合作厂家完成,我们负责技术、品牌、销售。这与现行行政管理主要对应生产厂家的格局差别很大。”

  为此,他建议,行业管理应从制造方负责向品牌方负责转变。在产品上市交付且达到一定销量后,研发企业应获得平等权利以独立品牌身份直接申请企业及产品准入,实现企业权责对等。

  “要允许汽车行业实施代工生产。就像小米,自己只搞研发、品牌,没有生产线。”辛国斌现场回应说,汽车新势力进来后,对我国汽车产业总体上起到非常大的推动作用,下一步会加大支持力度。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徐和谊建议,财政补贴政策应该在具体执行方面加大力度,缩短补贴款到账周期,缓解企业的财务压力。

  委员们建议,消费是市场终点,也是产业发展起点。政策着力点应逐渐向消费端倾斜,拉动产业发展。

  “消费者使用的便利性、经济性、持久性不足,制约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房爱卿作为调研组组长,在座谈会上着重从消费端进行分析、建言。

  房爱卿的建议非常有针对性。“使用便利性方面,建议工信、电力、土地等部门加快推进充电桩进小区试点,支持单位内部充电桩建设,鼓励发展移动充电车等应急充电设施,完善充电服务网络。”

  据统计,截至今年9月,全国共建成公共桩28.5万个,私人桩38.5万个,充电桩总数达到了67万个,车桩比3.4:1。

  房爱卿说,使用经济性方面,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对新能源汽车减免征收过路费、停车费,推动保险公司按照补贴后价格计算保费,推出针对新能源汽车特有零部件的险种,鼓励具备条件的地区对公用事业领域新能源汽车充电给予适当补贴。

  提升使用持久性上,房爱卿建议,解决问题要依靠技术进步。“严格实施双积分政策,引导企业通过扩大生产规模促进技术进步;加大对动力电池和燃料电池技术研发的财政支持力度,鼓励金融机构为企业研发提供低息贷款,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参与技术研发;指导各类产业联盟、研发联盟提升核心技术攻关能力;鼓励企业赴境外设立研发中心。”

  她认为,在加快充电设施建设上,奖补政策要精简流程,利用好现有公用场地设施,加大公共桩建设;落实好新建住宅配建停车位全部建设充电设施或预留安装条件的要求,同时加大对老旧小区改造力度。

  黄丹华提出,支持商业模式创新,鼓励多种途径吸引社会资源参与充电桩建设;支持企业加强产业链上下游合作,实现车桩协同发展。

  全国政协常委许家印参加座谈会之前,详细地测算了恒大集团在175个城市,已经入住三年以上的484个社区的有关数据,得出一个结论:现有小区电量不扩容,也能满足百户家庭实现118辆电动汽车的用电也就是说,把现有燃油汽车全部改成电动汽车,再增长18%,现在的小区都可以满足充电要求,而且可以用几十年,不用增容。

  他的问题是,充电按商业用电计费,比较贵;安充电桩,物业和电力两方面都需要协调,成本比较高。

  为此,他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应着力解决电价问题。低谷时充电,电不会浪费了,可以把用电价格降到八成左右。同时,要有明确规定,供电部门在什么条件下应该受理报桩。这样,充电难就会大大缓解。

  “起草提升新能源充电保障三年行动计划时,会充分听取大家的意见。另外,电力部门报桩的相关内容,新火娱乐登陆将来政策也会体现。”许家印的话刚落,林念修就进行了回应。

  全国政协常委李稻葵从消费者角度说:“消费者最关注两点。一是使用方便。二是成本低。现在,最大的成本不是油耗,而是折旧。”

  对于委员、专家提出来的建议,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财政部等部门表示,将进一步加强相关问题的研究,尽快把相关建议吸收到相关政策中,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健康发展。

  为此,苏波建议,抓紧启动制定新能源汽车下一个十年发展规划。统筹完善新时期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综合支持政策体系。尽快建立完善适应新时期新能源汽车发展的行业管理体系。

X
  • 2